張孝雲和妻子躺在瓊海市安監局。南國都市報 記者 張期望 攝
  南國都市報7月16日訊(記者 張期望 實習生 李蕊) “事故都發生了7個多月了,瓊海市安監局也不下來調查,更別談調查報告了。”7月15日上午8時,來自四川省宣漢縣的張孝雲帶著妻子躺倒在瓊海市安監局走廊,等候該局給他出示事故調查報告。7月14日下午,15日上午和下午,南國都市報記者也先後三次到該局採訪此事,但不知什麼原因,該局就是不肯出示報告。
  男子遇事故性功能喪失
  2013年11月25清晨6時,45歲的張孝雲早早地來到海市嘉積鎮商業步行街項目工地開始工作,負責水泥攪拌和運送的張孝雲當天和三名工友一起工作,張孝雲負責水泥攪拌和運送。
  “我當時正站在運送水泥升降機旁邊,不料剛升到二樓的升降機一根鋼絲突然斷了。”張孝雲說,升降機的牙盤一下就砸向站在下麵的他的腰部。張孝雲被砸倒後在地上動彈不得,十分鐘後才被工友發現。
  隨後,張孝雲被立刻送往瓊海市人民醫院治療。三天后,因傷情嚴重轉至海口市人民醫院治療,並於2014年2月21日出院。後經海南司法醫院法醫鑒定中心鑒定,張孝雲在當天所受損傷致L4椎體爆裂性骨折,雙下肢不全癱,為三級傷殘。“事故後,我的下肢已經半癱瘓了,性功能完全喪失,大小便均不能自理。”張孝雲說,出院後,工地項目負責人將他安排在工地工棚居住,這一住就快半年了。
  安監部門遲遲不調查?
  張孝雲妻子稱,事故發生的當天下午,她就來到瓊海市安監局反映丈夫的事,並要求工作人員前往工地調查。但當時接待他的工作人員只是留了她的電話號碼,就再沒有下文了。張孝雲出院後,夫妻倆多次來到瓊海市安監局,要求該局調查,但均沒有得到答覆。
  張孝雲稱,在這期間,瓊海市安監局也組織了施工方、開發方以及瓊海市住建局和他們一起協商解決此事,但因雙方給出賠償標準差別太大而沒有結果。最近一次商談中,對方提出賠償13萬,而他們詢問過律師,按相關規定,其應獲賠償140多萬。
  為討要報告躺安監局走廊
  2014年7月14日下午,南國都市報記者來到瓊海市安監局,該局的一名工作人員稱負責人外出,關於張孝雲遭遇的事故並不清楚,讓記者第二天再來採訪。
  15日上午10時許,記者再次來到該局,其辦公室人員稱需要請示領導才能接受採訪,隨後安排記者到會議室等候。記者前往會議室時,發現張孝雲和妻子就躺在該局走廊里。張孝雲稱,他是當天早上8時來的,因為其目前居住的工棚已經開始漏雨,且工棚內溫度太高,而安監局內走廊有空調,所以才想著躺在那裡等工作人員前往工地調查,並將調查報告給他看。
  隨後,記者再次向該局工作人員表示,要求相關負責人接受採訪,並出示其針對張孝雲的事故調查報告,但是對方讓記者下午再來採訪瞭解。當天下午,當記者再次來到瓊海市安監局時,工作人員只是給出用便條紙寫了瓊海市規建局一名負責人電話,讓記者同其聯繫。
  記者隨後致電該負責人,該負責人則稱自己出差到鄉下了,要等其回到市內才能給予答覆,但是直到下午六點,該負責人仍未作出回應。隨後,記者再次和張孝雲取得了聯繫,張孝雲稱他也還未得到相應的事故調查報告。
(原標題:一份事故調查報告 等了7個月都沒來)
創作者介紹

普選

jy39jyddt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