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我們的人口規模和資源狀況,粗放發展、奢華生活,很難兼得藍天白雲
  看看環保部門的數據,一年來,京津冀地區空氣達標的天數不到四成。這倒和日常生活經驗挺吻合:有時候看著窗外連續幾日灰濛蒙,腦中不由蹦出白居易的詩句:回頭下望人寰處,不見長安見塵霧。這“詩意”,挺黑色。盼望“風局長上任”的調侃,也屢在手機間流傳。
  治霾,不能真的“讓一切隨風”,還須盡人事。這份空氣質量狀況清單,好比是醫院的化驗單,見著“加號”,要對症下藥才是。
  污染數據提醒,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步伐還要加快,發展模式的轉變還要抓緊。據悉,高耗能、高污染的產業比重過大、集中度高,已經給空氣質量帶來巨大壓力。弔詭之處在於,各地耗能、污染大戶往往也是利稅大戶,也是經濟引擎,如何兼顧發展與環保,確實是一道難題。發達國家常通過轉移污染產業的辦法維繫自己的藍天白雲,這招我們很難克隆。內部轉移並不能解決問題,大城市病癥稍輕,中小城市和鄉村接過污染之棒,問題會更加棘手。
  污染數據還提醒,空氣污染和“城市病”關係緊密。城市的規模效應、集中效應除了帶來財富的幾何級增長外,也帶來了交通擁擠、排放集中等副效應。京津冀、長三角、珠三角,加起來占全國面積的8%,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工業粉塵排放量,卻占全國的30%。汽車保有量的逐年提升、擁堵帶來的尾氣超排、施工揚塵……都是影響空氣的因素。我們的新型城鎮化正在推進,會不會伴生新的污染?一定要未雨綢繆,一定要有硬手段、剛約束。
  污染超標還與我們的生活期許和生活方式有關。如果我們一點也不願意放棄舒適度,動必有車、居必各種電器伺候著,以清省有節為過時的生活理念,擁抱“用了就扔”哲學,一邊罵污染、一邊不遺餘力製造污染,那多少就有點南轅北轍。以我們的自然資源擁有量和人口規模,如果低碳、綠色的生活方式和消費模式只停留在口頭上,或者只要求別人、自己不乾,那麼,恐怕只能徒嘆“俟河之清,人壽幾何”。
  總之,霧霾是各種因素集束而成的,以我們的人口規模和資源狀況,粗放發展不改變、人人追求奢華生活,很難兼得藍天白雲。  (原標題:治霾不能“讓一切隨風”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
普選

jy39jyddt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